快捷搜索:

向TA提问展开全部在现代工业文明条件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教育行家采纳数:12911获赞数:46681本人 是天文学资深爱好者。向TA提问展开全部在现代工业文明条件下,现代科学技术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技术理性主义信仰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然而,技术理性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变成了奴役人的统治力量,其本身正在走向异化。对此,哲学界在二十世纪兴起了声势浩大的技术理性批判思潮。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就是法兰克福学派的马尔库塞。马尔库塞认为。在发达工业社会中,工具理性已经成为社会统治的工具,进入到社会结构的方方面面,支配着社会生活的诸多领域,形成一种“新的控制形式”。因此,马尔库塞如此断言:“社会控制的现行形式在新的意义上是技术的形式”。技术的新控制就是技术的异化,技术的异化造就了单向度的人、单向度的社会和单向度的思想文化。从而,科学技术成了统治者操控社会的新形式和工业社会异化的罪魁祸首。

  马尔库塞指出,在工业发达国家。科学技术已经不再是价值中性的,而是具有两面性质。一方面,它是创造物质财富的头等生产力,创造的生产生活资料改善了人们的生存条件:另一方面,技术渗透到燕个社会控制和协调系统中去,技术统治代替政治统治成为主导统治方式。科学和技术成为统治者利用的工具,变成了使社会统治合法化的意识形态的新形式。科学技术的这种两重性被马尔库塞概括为一个著名的公式:技术进步=社会财富的增长(上升的国民生产总值)=扩大的奴役。这一公式是马尔库塞技术理性批判理论最凝练的表述。

  从科学技术的两重性可以看到,当技术理性扩展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时,科学技术改变了原来的社会结构和社会运行机制。它会把所有的对立消解掉,形成一种新的统治体制。马尔库塞称之为“更好的统治”。在新的统治体制下。人们陷入一种新的异化的和物化的生活方式之中。这种新的异化是人自愿的、带有享乐性质的物化活动。马尔库塞在其书《单向度的人》中写道:“政治意图已经渗透进处于不断进步中的技术,技术的逻各斯被转变成依然存在的奴役状态的逻各斯。技术的解放力量――使事物工具化――转而成为解放的桎梏,即使人也工具化。”马尔库塞认为。理性原本应该具有批判性和否定性,技术理性的本质不是取消统治的合法性,而是保护。但是,在以科学技术进步为基础的相对富足的消费世界里,在马尔库塞所称之的“更好的统治”中。理性渐渐背离了它原本的批判性和否定性而蜕变为一种肯定性的思维方式。在技术社会中。技术理性在科学技术中取获得的成就越多,作为自由的实践存在――人类就会丧失越多的否定性,人本应该具有的批判性和革命性自然就被技术理性消解了。消解了否定性、革命性和批判性的人,不再具有反抗社会的思维意识。人们在言语上和行为上只有对社会现状的认同、肯定和支持,变得一味的顺从,完全丧失了原来的本性。马尔库塞称这样的人为“单向度的人”。工人被整合到现存社会制度和社会文化的过程,马尔库塞作了如下的分析:首先,科学技术的进步造成了单向度的生活和生产领域。技术发展带给人类的大量物质财富满足了各阶层人的需求,使人感到幸福,但这种表面上的物质的被满足,不是真正需求的被满足,而是虚假的需求的满足,幸福充其量只能是虚假的意识。其次,科学技术的进步导致了单向度的政治统治。技术的巨大控制力使社会不再具有反对派,社会变成了极权主义社会。最后,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了单向度的思想文化。技术理性的统治是无孔不入的,社会通过广播,报刊、大众传媒等“意识工业”对人进行思想观念和自由意识的控制,使人安于享受受压抑的需求满足和受操控的生活,而全然不觉。

  技术理性统治造成了单向度的人和单向度的社会,它的根源是什么呢?马尔库塞给出的诊断是:理性的价值取向已经从否定的维度转向肯定的维度。那如何为其开药方呢?马尔库塞的药方就是“艺术解放论”。他主张要对现有理性进行扬弃,在审美层面上呼唤一种新的理性。要消除技术理性对人的奴役,把人从受压抑中解放出来,就要彻底抛弃技术拜物教,把价值与艺术整合到科学技术中去,形成科学、技术、艺术和价值相结合的意识形态全面发展的局势,从而实现人的解放。

  马尔库塞看到了科学技术的消极方面,深刻地揭露了资产阶级利用科学技术来维持资本主义统治的事实。他剖析了科学技术对当代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个领域造成的异化现象,特别指出现在的社会统治阶级进行统治的工具不仅仅是依靠政治和经济,而是依靠科学技术,对人们进行“操纵、控制、支配个人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可以说。马尔库塞觉察到了科学技术已被统治阶级作为统治工具加以利用的局面,把科学技术、合理性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加以考察,进而抨击理性的工具化,无疑是非常深刻的。他的理论也对后人影响很大。但限于时代背景和他本人看问题的角度。马尔库塞最终没能摆脱对科学技术本身进行否定和批判。我们对他的批判理论也要持辩证的观点,对其进行反思。

  1、马尔库塞忽略了技术理性和工具理性的区别,并把技术理性与价值理性完全对立起来。在马尔库塞看来,当代工业社会,技术理性摒弃了价值理性,完全等同于工具理性了,技术理性已经取代价值理性成为主导的统治理性。那么。技术理性的张扬,必然导致价值理性的缺失。他把技术理性批判作为捍卫真理的武器,并为其找寻新的理性形式来替代技术理性。他对技术理性的理解直接导致了后人对技术理性的误读和批判。技术理性批判的传统形成了思维定势,人们不断夸大技术理性的负面作用,而忽略了它的有利方面。事实上,现代化的飞速发展正是得益于技术理性。人类在技术理性的指引下创造了历史上无可比拟的现代文明。世界正朝着人类期望的方向前进,这一切正是技术理性的内在价值的体现。所以,我们可以说,技术理性是有着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双重维度的,把技术理性仅仅等同于工具理性是片面的。

  2、马尔库塞对技术理性的批判犯了本末倒置的错误。马尔库塞将科学技术被资本主义利用所造成的后果归咎于科学技术本身,认为科学技术具有“原罪”。顺理成章的,他把科学技术看作人的异化和受奴役的根本原因。因此,他用对科学技术的批判来取代对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本身的批判。显然,马尔库塞夸大了科学技术潜在的破坏性和科学技术的消极社会功能,把造成人的异化的根源归 罪于科学技术本身,而没有看到它的深层根源是资本主义制度。不承认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生产资料私有制和生产社会化之间的矛盾,仅对科学技术及技术理性进行批判终究是隔靴搔痒,难得要领。

  3、马尔库塞在思考问题的方式存在错误。技术理性是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这种双重维度的统一是一个历史的辩证的呈现过程。需要把技术理性放在历史中动态地去解读,才能客观地看到科学技术发展带给人的巨大福祉。马尔库塞这种只看到科技的负面影响,忽略了技术理性带给人类的财富的眼光,永远摆脱不了理论与实践相脱离的困境。 br/最后。马尔库塞的“新理性”缺少现实性而流于空想。对于技术理性,马尔库塞主张从审美的维度构造出一种“新理性”来代替,把科学技术统文化、艺术结合起来,走所谓意识形态全面发展路径。马尔库塞企图借助于审美使人类得到解放和自由的想法,未免过于脱离实际,也不具有可操作性。

  对技术理性消极的、负面的影响进行反思及批判是有必要的。但这种批判需要具有历史的辩证的眼光。技术理性是动态变化的不断展现的历史过程,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是它的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马尔库塞建立的技术理性批判理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接影响了后人对该问题的思考。 br/科学技术本身并不是一种消极的奴役人的异己力量。相反,科学技术彰显了人类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的本领,是推动历史进步的一种决定性力量,是“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的力量的书”、“历史的有力杠杆”、“最高意义上的革命力量”。科学技术也在为未来的人类创造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物质资料。因此,科学技术是一种伟大的革命和解放力量,而马尔库塞却把它看成是统治和奴役人类的工具。

  笔者认为,针对马尔库塞的技术理性批判,我们要对其批判理论进行反思和批判,这才是哲学思考问题的方式,而不能盲目的去否定和批判技术理性。要批判或者说超越技术理性,我们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考虑:

  第一,技术理性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的统一。技术理性与工具理性不是一个概念,其内涵和外延都有很大的区别。技术理性的内涵远远大于工具理性,它是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结合体。工具理性是技术理性发展的低级阶段,价值理性是技术理性发展的高级阶段。

  第二,技术理性是动态发展着的历史过程。不同的时期。技术理性有占主导地位的形态,技术理性在工具理性这个发展阶段,它的工具化倾向和双刃剑效应是避免不了的。技术理性是构建现代文明的重要力量,其功能是无法替代的。马尔库塞企图用新理性来替代技术理性开出的种种方子,只能是徒劳的。

  第三,超越技术理性的根本方法是不断完善技术理性。技术理性在低级发展阶段,即工具理性阶段,它的负面影响是存在的,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能因此而完全否定和抛弃技术理性。技术理性是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辩证发展的一个过程。只有加大力度使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转变,才是真正的途径。伽达默尔曾说,“千百年来人们总是把人定义为有理性的动物,就表明后人对理性所具有的自豪感。”四可见。在现代文明社会中,技术理性笼罩下生存的我们受益于技术理性的太多,它已经内化为我们的文化和精神,我们不应该也无法摒除它的影响和浸染,只有赋予它更多的关照和热情。才能让技术理性真正朝着人类期望的目标进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